霧散,夢醒,我終於看到真實,那是千帆過盡的沉寂——題記
今兒是老友重逢,相聚的日子。
街上的霓虹燈還亮著,夜生活開始綻放“光彩”,像嗎啡一樣吞噬著人們的睡眠,麻醉著那些孤獨的內心。從只喜歡追趕朝陽到貪婪地呼吸著深夜的氣息,經歷真的會打破習慣。不再渴望著清晨的到來,倒盼望著夜晚可以長一點再久一點,一天可以漫長些。惟有夜晚可以沉澱浮華,多一點真實,少一些浮誇。風中的涼,浮起夜的影子,輕盈的傷飛,彌漫著鋼琴曲調。那吞沒了輝陽的夜宙溢爍著點點星輝,是那隨風淺蕩的眼淚,晝與夜的啜別Halloween派對
我們已經有五個春夏秋冬沒有見過了,更通俗的解釋是:根本就沒想到會再見。完全存在于兩個平行世界的兩個人,論交集,沒可能!但是上帝他老人家早就在無形之中給你牽好線了,這不,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聯繫上了。
“呀,你根本就沒怎麼變啊”
“不錯啊,個子那麼高了”
不受體制的問候,不在編制的對話,湮滅了準備一路的見面問候語。突然想到傅園慧在賽後接受採訪時那些不符合“條文”的話,發自肺腑,淳于自然。原來這話可以讓人這樣舒服,巧妙地拉近了關係,解決了刻意寒暄的尷尬。
“一盒飯的奇緣”,這是唯一我能想到最接地氣地描述一段友情的起源。用任何修辭手法甚至唯美語言去描繪都不如這幾個字來的實在。“相見恨晚”這個詞語今晚榮升成為高頻詞彙,言語神情中無意表露這個詞語的真實寫照。也許,又只是寥寥幾面,就要各自奔走了。這次,我們都沒有去惋惜、感歎人生的世事無常。悲歡離合乃是人間常事,更是一大快事。別離是為了更好的相遇,就算各自分叉,但是根還是系在一起,還怕迷失返途的方向嗎
我們規劃人生軌跡,設定旅行航線,這時又在慶倖相逢的時間如此契合,如果再早一些,懵懵懂懂的我們又能幹些什麼呢?除了互相耍著孩子氣,怨天尤人身邊的不公平,做著不切實際偶像劇情的夢,守護著那顆滿腔熱血的赤子之心。此時的我們,眼神中充滿的篤定的目光,就算受到冷眼傷害,不再逃避,等待烏雲散去。當眼睛從別人的身上轉移到自己身上時,你已然不同。
這篇碎文終於迎來了定稿時刻,想不到這篇文章的情緒基調已經改變無數輪回。經歷得多了,人都變得淡然,情緒波動慢慢變得平穩,生活中的大起大落倒對情緒產生了定格的作用。“鬼才知道我經歷了什麼”,可我越來越感謝這些苦難,這些將我拖回起點的坎坷,讓我對於萬物情感、人類情感有了重新的認識,脫離理想化,投入現實化。
屈指流年,時光如沙漏,一點一滴流瀉而去,此生,也許存在無法走出的陰霾,只能留下這一曲箜篌,黯然獨行。無言漫步湖邊,月圓缺,寂寞垂柳深庭鎖初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月影星移,默記情愫。那朵雲正穿梭於這座城市上空的每一處角落,這樣輕盈,依在樹影裡。街道的靜,湖中波光粼粼的水紋,初秋在這些詞裡該如何表達。遠方吧…放下吧…何處伸來的手,召喚我前行,我看到奔赴的足印,與風之纏綿,燃燒著炙熱的心
親子好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