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飄著幾許烏雲,心情自有一點芭蕉不展丁香結的憂鬱,怕是上蒼想為這咋暖還寒時候增添一絲微涼吧。隨手翻開許久未更新的微博,發現自己曾寫在微博裏的一篇散文下麵有位ID為醉戀紅顏的讀者留了令我陷入深思的一則短言。

醉戀紅顏:在這日益浮躁的時代,像你這樣靜守在文字裏的90後真的不多了,看著你的文章,我仿佛置身其中,那瓣瓣桃花飛落,那份意境,真的是太美妙、太幸福了,你的文采,令我折服。本無意驚擾,乃真心感謝!

看完這則短言,我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

喜得是,我沒有想到自己的文章竟然能夠給素未謀面的讀者帶去一份美妙和喜悅,那一刻我的確是掩不住有些激動的,但是,我深知自己只是一個偽學者而已,拿文筆與文采相提並論,還是相差很遠很遠的,甚至算不上什麼文采,偶爾寫得一兩段好詞,那也只不過是從看過的書裏借來的而已。

憂的是,正如讀者說的那樣,在這充滿浮躁的時代,能沉下心來品讀文字的年輕人好像真的不多了,看著身邊的朋友每天都被手遊牽著走,有時多個嘴勸一句吧,卻不曾想換來了一句“與你何干”這樣冷冰冰的刺語。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這樣的詩句,原以為只有生活在唐宋時期的人才能體會得到,哪曾想在這種發達的資訊時代亦能感同身受啊。曾有讀者問我,為什麼會用寒江雪這樣一個淒涼的筆名呢?我告訴她,當一個人孤獨的在文字裏徘徊久了,縱有萬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難道說像我這樣熱愛文學卻又不是學者的人不適合存在於這樣的時代嗎?沒有人能告訴我答案,我只能自己去探索,只能在青燈古卷的陪伴下,畫一硯丹青,訴一場感悟。

有時我會托著下巴,靜靜地望著天空,為何自己生在西遊時代,卻又想結交三國的朋友,又是從什麼時候起,竟生出了一顆紅樓夢的心。

也許,我的這顆多愁善感的心是與生俱來的吧,專為那種梨花欲謝恐難禁的憂愁而生。我會因花自飄零水自流而感傷,我也會因無邊落木蕭蕭下而惋惜,我還會因雨打芭蕉扇而惆悵。

因有一顆感傷的紅樓夢之心,我的筆下所生出的文字也大多是帶著一份淺淺的憂傷韻味,卻又不失唯美的畫風。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某個幽靜的地方,閑看庭前花開花落,靜觀天邊雲卷雲舒,聽溫柔的春風為我帶來遠方的思念,再托鴻雁為我帶去一聲問候。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有誰能明白,我是用心在向你訴說啊,那一字一句無不傾注了我的真情實意,又有誰能明白,我早已將自己化身為文字裏的彩蝶,期盼著能落在你那溫暖的肩上,為你起舞弄清影。

生活中,可以食無肉,但不可行無文,無肉只是使人瘦,無文令人俗,人瘦尚可肥,人俗何處依?

寒江雪,不管在文學道路上有多少荊棘,我都希望你能不忘初心,一直堅持走下去,努力讓自己成為胸藏文墨虛若穀,腹有詩書氣自華的翩翩少年,以羽扇綸巾的閒雅在天地間與文字相隨,期待你氣宇軒昂的從塵世中不驕不躁,不卑不亢的脫穎而出。

依偎在時光的渡口,置身於煙雨江南,撐一只烏篷船,且聽風吟舟自橫,許自己一份浪漫的文字夢想。

就讓我與文字相隨吧,不管行至何處,不惹一絲塵埃,不擷一束芬芳,只待夜深輕撫溫柔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