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一場煙花盛開的美,從此,即使夢碎,依然守著不悔,選擇在回憶裏沉醉。

——題記

風,輕輕舞動薄衫,吹起書案零亂的紙頁,屋內驟起一片清冷的絕然。此刻,思念印在窗櫺上,又被風吹成淩亂的碎片,向著你的方向飛去……

問春何苦匆匆?浮生若夢,你,終究隨著飛花柳絮離開。剪影中的過往,漸漸蒙上塵埃,化成蒼白,我原是寂寞,又歸於寂寞。

一次次將那浸透在骨子裏的憂傷串成淚水流溢在舞動的筆尖,那未幹的字跡,繼而跟著那一曲刻骨銘心的離殤一起模糊。紅塵萬丈,我心已墜入無底深涯,緣,聚散了你我,轉身已不見了你的蹤跡,一場邂遇後的心動,留下了一份糾結的無奈。痛,不知多少,一滴淚滑落,斷了你我……

凝眸處,你是否也如我一樣,將心事塵封在曾經相約的地方?回首望去,斷橋邊花叢中的一只紫蝶飛舞,孤影話淒涼,空留給路人一闕憂傷。

一抹嫣紅,盈了思念,一席殘夢,斷了天涯,一縷情愁,傷了年華。相思渺然無痕,於一聲無言的歎息後,從此,我只能安於深沉的黑色,伴著牆腳的倒影,默默細數流年過往。在每一個季節的邊緣,我,置月為樽,酌一江思念,飲盡情愁,以脈脈深情的詩行,觸摸紅塵的冷暖,事世的變遷,苦苦等待著某縷螢火的救贖。

也曾想用一朵花開的時間去遺忘美麗的過往,希望不要再泛起生命裏最深的憂傷,卻總讓一滴淚在不經意間就點綴了夜的惆悵和夢的荒涼。無你的世界,半城煙沙傾葬HKUE 傳銷,在鴛鴦相戲的池塘,再沒有了曾經的纏綿深情繞指長,你許的美好皆成為我舞步的哀傷。歲月的雙手拂過我漸瘦的容顏,我終於漸漸明白,或許此生不是你陪我到最後。

歎息聲擱淺了怒放時行雲流水般低呤柔媚的情懷,翩躚的流年光陰裏,芳華終垂落成寂寞枯瘦的背影唏噓的守著一種無法釋懷的執著。這份戀情踟躕在舊時樓臺,走不出重樓之外,淚花飄濺紅塵,滾滾映落似海,任疼痛呐喊,任流光菲薄思念,這滾滾紅塵裏誰還會為我心疼?

笛語琴音在冬雪飄落後戛然而止,變成一場倉促的逃亡,淒冷的夜裏,我一個人遊蕩、徘徊在幻想與回憶交錯的邊緣,把深深的眷戀編織成一曲百轉千回的歌謠,兀自哀唱。如果青鳥停止了絕唱,那麼,我該用什麼樣的心情把回憶如雲煙般看淡?

今昔君何在?看花開幾度,卻不知道嫣然了誰的容顏?我的憂傷始終伴我夜色闌珊,伴我一簾幽夢。到如今,望穿秋水,笛音寥落,愁蹙低頭,一支素筆,只能沾花瓣上的雨露將幻想的美麗寫成今生情途的飄搖。對你的思念隨著季節的風停在了暮色蒼茫的渡口,寂寞的路上,你的笑容、你的叮嚀是我唯一的陪伴。

我的最愛,在離別的時光裏,那只南飛雁可曾將我的思念傳遞?你可曾感受到在那寂寥的紅塵深處有我不死的期盼?有我為你日夜癡纏的目光HKUE 傳銷?我的最愛,你知不知道我願用萬世青燈佛衣,換取與你一世的不離不棄?

獨守一座城,深戀一座城,是因為那座城裏曾綻放過世間最絕美的風景。你,是我一生描不盡的一幅畫、唱不完的一首歌。任一世塵風吹皺蒼白的清寒,拂亂唏噓的腸斷,我依然會靜靜坐在流年的一角,聆聽風走過的聲音,低眉,蓄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揉進思念的墨,將這份刻骨的柔情,繪成一幅瓊花漫香的水墨丹青。

你曾經的低語穿過一個個冰冷的季節依舊沒有失去愛的溫度,我把那些溫暖的細語緊貼在胸口,抵禦長夜的煎熬。在無色的歲月裏,我癡心未改HKUE 傳銷,依然守著不悔,期待著紅塵還有美麗的意外。

哦,親愛,若你今夜有夢,請你記得在夢裏牽我的手,揮走紅塵離殤,帶我走向那煙花盛世,走向那沒有憂傷來襲的地方……